大可不必“先入为主”_光明网

大可不必“先入为主”_光明网
作者:宋扬  一部音乐著作,将第一份听过的唱片看作“真理”是极端风险的。为什么风险?险就险在这种先入为主的东西未必便是最好的,即使东西是好,过于入神也会排挤其他好东西。因而对第一份录音越痴迷,这种风险就越大。笔者十七八岁时,曾非常“沉迷”肯普夫演奏的莫扎特A大调钢琴奏鸣曲,以及斯特拉文斯基的《诗歌交响曲》,由作曲家亲身指挥。  这今后良久,每逢我听到相同著作的其他演绎就会“绝望”。特别在几个要害的当地,找不到原先唱片里的美,而它们恰是第一形象的“最动听”地点。  明显,绝望是因为没得到希望的东西。因而,为在赏识音乐的绵长生计中,尽早防止这种绝望和惋惜,依据本身的经历,我的主张是,应当在结识第一份唱片后不久,赶快去找第二份,甚至第三份来听。对“后来者”却有个要求——虽同样是出色的演绎,但应与第一份风格有别甚至悬殊。比方卡拉扬和伯恩斯坦、肯普夫与霍洛维茨特性间的差异。  长于听不同的东西,档次和视界就会提高。作为一个老练的乐迷、艺术爱好者,应采众家之长,力求发现每个版别的优势,而少拿片面作评判规范。对一句话的了解都见仁见智,况且对一部音乐的诠释——音乐国际缤纷绝伦,可说每位艺术家、每种演绎都是一个国际,只要被揭露问世,就有存在道理。“先入为主”却会将这扇多彩窗封闭,也有悖艺术常理。  但是,“先入为主”至少能够让你喜爱上音乐,不能说全无优点,但有时确实会成为视野的屏障。比方起先,我对古尔达那种近乎“机械式”的扮演极不认同,与我一向激赏的、气质尊贵、中庸可亲的鲁宾斯坦相去甚远。久后才发现,就古尔达这种风格来说,旋律会在他趁热打铁的带动下构成强有力的“漩涡”,特别是在扮演贝多芬奏鸣曲时,其逻辑下的聚合力会让人“聚精会神”甚至骑虎难下。这不失为极有说服力、可与鲁宾斯坦“互补”的一种诠释。因而我从不能承受,最终竟迷上古尔达的东西。  此外,观念上“先入为主”的纠缠也亟须破除。就像一般的观点,钢琴家内田光子以演奏莫扎特,席夫以演奏巴赫最有“威望”,但若打破这种结实的“对应联系”会发现,席夫的贝多芬本来也光芒无比,与他的巴赫国际不分轩轾;而在我听过内田的两次舒曼独奏会后,当即把她列入我舒曼唱片的保藏名录——她无疑是当世的舒曼演奏咱们。  为摆脱初听形象的桎梏,在倾听唱片的不同版别之外还有妙招,即边听音乐边读曲谱,或有条件者到现场去赏识。谱子不单会“告知”你更多的东西,而咱们的注意力,比方在读谱或身处音乐厅时,也必将会集在音乐全体而不是窃窃自喜的那几个“亮点”——第一份唱片给你的“魔咒”上。但是人们的赏识习气是深固的,总有回到第一张唱片又“难以自拔”的时分,怎么办?彻底不用严重。当你重听老唱片,如不是机械地听,享用单纯重复的快感,而是每赏识一回都能发现新东西,那么你再听几回也无可厚非。

Author: admin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